恋人520才送花,而夫妻520会送它

云朵儿
2021-05-26
来源:


从什么时候开始
你们之间变得不再富有激情?

不再试图为对方创造惊喜
不再需要询问就能秒懂对方意思
不再幻想爱情而是投身生活平凡




01

20岁从一支玫瑰开始


有花粉给云朵儿讲了一个爱情故事。


这个故事的开始没有海誓山盟,有的只是两个年轻人第一次相亲见面时的局促不安。


是的,故事的主人公花姐和花叔,当时还是花哥,是经人介绍认识的。



第一次相亲那天,花姐只记得天气晴朗,她吃过午饭按照约定来到广场时,见到了早已在那里等待的花叔。


就他?


朴素的白上衣,朴素的蓝色裤子,朴素的面容,总之就是非常朴素的一个人。


这跟花姐想象中的白马王子相去甚远。



“现在想来,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,也有可能是唐僧。”


几十年的老夫妻了,听到花姐这句话,花叔只是憨憨地笑着。


但爱情的萌芽往往就在这一瞬之间。



见到花姐到来,花叔拿出了藏在身后的那支玫瑰花。


那真的就只是一支玫瑰。


没有现在的华丽包装和精致花型,它简单得就像刚从枝头摘下。


朴素得如花叔一般。



因为这支玫瑰,花姐觉得花叔的朴素反倒成了优点,整个人干干净净的,也顺眼了许多。


后来花姐常说,她是被花叔用一支玫瑰“骗来”的,但说这句话的时候花姐总是笑得很开心。


那时候的爱情很纯粹,纯粹得就像那支玫瑰,红得鲜艳,爱得热烈。


我喜欢你,与其他无关。




02

30岁从一束玫瑰开始


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那是因为爱情很容易被生活的柴米油盐所打败。


在结婚后,花姐渐渐地觉得花叔木讷而又呆板。


“说什么都要慢半拍,给他讲个什么事,永远都是像对着空气说话,半天憋不出来一个字。”花姐说这个的时候拳头都攥紧了。


不只是花姐,花叔同样也在结婚后越来越觉得花姐蛮不讲理,总是像一个火药桶,不是在爆炸就是在爆炸的边缘。


失去了恋爱的滤镜,直面生活的琐碎,有的爱情越久弥坚,有的爱情就此消亡。



后来花叔喜欢时不时给花姐带回一束玫瑰,那精致的包装也让玫瑰更好看了几分。


而收到玫瑰的花姐,火气也会慢慢消下去,她知道那是花叔在向她“撒娇”。


花姐找来一个花瓶,将玫瑰放在里面,这样的玫瑰能开好久。


两个人生活有时候需要一个人先妥协,也需要一些心照不宣。



后来两个人有了孩子,生活再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
从半夜啼哭到换洗尿布,再到孩子上学等一系列问题都让两个人身心俱疲。


但也在此过程中,两个人对对方的看法都发生了变化。


“有时候累到不想动弹,一个眼神他就默默地为你把一切整理好。”花姐如是说。


而花叔也不再觉得花姐咄咄逼人,“她总能把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。”



当爱情的阳光灿烂和狂风暴雨都过去,平淡又平凡的本味才是生活本味。


但有时候这宛如白水的爱情本味也让人难以下咽,需要一点调剂。


花叔于是会经常为花姐带一束玫瑰。


“我可能忘记了为什么爱上她,以后可能甚至会忘记她的名字,但我不会忘了给她带一束玫瑰回家。”



这束玫瑰不仅让家里总是充满了芬芳,也让那碗爱情的白水,有着淡淡的清香。


有的爱情会死在宛如死水的生活中,而有的则在玫瑰的沁润里,越久越香。




03

50岁从云朵玫瑰开始


都说50是人生一道坎,跨过去才是一马平川。


但花姐和花叔好像没什么感觉。



孩子已经长大成人,偶尔还会和对象一起回来唠唠家常,工作顺利的两个人已经在谈婚论嫁。花姐和花叔的身体也倍儿硬朗,生活安逸而舒适。


除了花姐时常感叹:“这辈子好像还没年轻过,就老了。”



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花叔有一天神秘兮兮地给花姐带了一份大礼。


那是云朵玫瑰系列,有云朵玫瑰月亮露、云朵玫瑰玉颜面霜、云朵玫瑰精油、云朵玫瑰精油面膜......



但花姐并不领花叔的情。


“都50多岁的人了,还跟个小姑娘似的涂涂抹抹,多不好意思。”


不过说归说,花姐还是将云朵玫瑰用了起来。


只是令花姐诧异的是,她的皮肤真的就在一天天变好。


失眠的症状也减轻了,原本像气球的身材也慢慢瘦了下来,逢人便被夸年轻了许多。


“云朵玫瑰好,它让我年轻了许多,变好看了。”花姐喜欢云朵玫瑰,不仅仅是因为它好,还因为云朵玫瑰是花叔送的。




04

爱情永远都是20岁的模样


爱情最好的样子是什么样?


花叔没想过,他只知道花姐在他心中,永远都是在那第一天相见时,那让他开心又紧张差点把玫瑰花枝捏断的美丽模样。



马上又是一年520,都老夫老妻了,送啥好呢?


送啥都不如送爱人开心,所以花叔又开始准备着云朵玫瑰“惊喜”了。



最好的爱情大概就是这样吧,爱你就想给你最好的,不分年龄,无关其他。


只是因为我爱你。


这个520,你希望收到什么样的礼物呢?



阅读108
下一篇:这是最后一篇
上一篇:这是第一篇